全国[切换]
热门城市 ABCDE FGHJ KLMNP QRSTW XYZ
法律快车首页 免费法律咨询 律师加盟热线 : 400-801-5398
您所在的位置:法律快车 > 北京律师 > 李天博律师主页 > 亲办案例 > 案例详情
律师信息
  • 姓名 : 李天博律师
  • 电话 : 132-6129-1815
  • 职务 : 合伙人律师
  • 机构 : 北京圣伟律师事务所
  • 证号 : 11101201211276900
  • 邮箱 : 390647587@qq.com
  • 地址 : 北京市通州区北皇木厂街1号院1号楼16层(世界侨商中心7号院1号楼)
李天博律师

微信扫一扫关注李天博

打工受伤告雇主,获13万赔偿!
作者:李天博发布时间:2019-11-08 来源:浏览量:0

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

民 事 判 决 书

(2018)京0112民初*****号

原告:胡某,男,1977年6月27日出生,汉族,住北京市通州区。

委托诉讼代理人:李天博,北京圣伟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
被告:杨某,男,1981年9月12日出生,汉族,住北京市通州区。

委托诉讼代理人:周道成,固始县锐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。

第三人:田某,男,1974年8月1日出生,汉族,1974年8月1日出生,汉族,住北京市通州区。

委托诉讼代理人:刘某,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
原告胡某与被告杨某、第三人田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,本院受理后,依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。原告胡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天博,被告杨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周道成,第三人田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某到庭参加诉讼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原告胡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:1、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392.45元、后续治疗费20000元、交通费500元、住院伙食补助费1700元、伤残赔偿金145440元、被抚养人生活费52112元、误工费54000元、护理费27000元、营养费9000元、精神抚慰金20000元、鉴定费3650元;2、诉讼费由被告承担。事实和理由:2018年4月11日,胡某经人介绍,给雇主杨某打工。杨某承包了北京市通州区xx镇xx村村民田某自家院落彩钢房屋搭建工程。胡某被安排负责电焊工作,劳务费每天300元,劳务费当天通过微信支付。2018年4月19日,胡某再次受雇于杨某,在田某家的彩钢房屋搭建工地负责安装彩钢板。上午11时许,胡某从彩钢房屋预留的窟窿里掉落。原告受伤后被送至潞河医院救治。2018年5月2日,原告出院,住院费用共计60206元由雇主杨某支付。出院后,原告与杨某就赔偿一事协商不成。

被告杨某辩称,我与原告不存在雇佣关系。因为我没有资质,只能在当地干一些小活。2018年4月11日,田某找到我说安装自家院落彩钢房屋搭建工程。我没有时间,所以将该工程介绍给原告。原告承包而来该工程。原告所述我用微信转300元系劳务费不属实。我与原告是老乡。他当时没有生活费了让我给他转300元。考虑关系不错,我就微信转了300元。原告所述我支付60206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原告出事后,问我有没有钱借一些用于治疗。我听说老乡出事住院,着急赶过去问清真相后帮助原告交了医疗费,这是借款。李中昌与原告系亲属关系,其对于原告在外承包工程并不知情。第一,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;第二,被告不是工程的承包人和转包人,故被告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;第三,本案第三人在自家院里搭建彩钢棚是私搭乱建,存在违法行为,同时将此工程交给没有资质的原告进行搭建,应该承担全部责任;第四,本案原告明知自身没有相关资质而承包第三人的工程,应该自负全部责任;第五,原告发生事故后向被告借款66506元医疗费,请原告得到赔偿后依法予以返还。

第三人田某述称,原告所列第三人名称为田忠雪,并非我的名字,故我不是适格的第三人。我与杨某系承揽关系,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。因我家正房前需要搭建彩钢棚,我与杨某商谈承揽一事。此彩钢棚搭建全部由杨某承揽,杨某负责工料。我与原告并不认识,也与其并未商谈过搭建彩钢棚一事。杨某承揽彩钢棚安装,自行安排工作时间,不受监督约束。我与杨某之间系承揽关系,根据法律规定,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或者自身造成损害的,定作人不承担责任。

经审理查明:2018年4月,杨某承包了田某的位于北京市通州区xx镇xx村院内正房前彩钢棚的搭建工作。胡某与杨某系老乡。杨某雇佣胡某在其承揽的搭建彩钢棚工程中负责安装彩钢板的工作。2018年4月19日,胡某在工作中从彩钢房屋上的彩钢板窟窿中掉落。后胡某被送至首都医科大学潞河医院治疗,并于2018年4月19日至2018年5月2日住院,其伤情为:胸10、11椎体爆裂骨折、胸12压缩骨折、右锁骨骨折、胸9、腰1右侧横图骨折、胸10、11右侧肋骨骨折。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潞河医院证明书出院医嘱载明:术后一年取内固定,费用约为2万元左右。杨某支付了胡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共计60206元。2018年10月26日,经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,被鉴定人胡某构成八级伤残,建议伤残赔偿指数为30%;建议误工期可为120日-180日,护理期可为60-90日,营养期可为60-90日。宋芳(1954年7月15日出生)系胡某母亲,宋芳有三个孩子。胡某有两个孩子,即胡金阳(2004年12月2日出生)、胡金月(2003年6月24日出生)。胡某系农业居民户口。

庭审中,原告主张其系在受杨某雇佣工作中受伤,田某对此予以认可;杨某否认其与原告之间存在雇佣关系。原告提供了李中昌和杨某电话录音为证;田某提供杨某签名收条一张,载明;今收到承揽费柒仟计7000元(包工包料总计柒仟),时间为2018年4月20日。

经核实,胡某的损失为:医疗费392.45元、后续治疗费20000元、交通费400元、住院伙食补助费1300元、伤残赔偿金197041.5元(含被抚养人生活费51601.5元)、误工费15000元、护理费10800元、营养费2700元、精神抚慰金15000元、鉴定费3650元。事故后,杨某支付原告住院期间住院费60206.71元。

本院认为: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,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,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。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,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。根据原告提供的录音、第三人田某提供的收条,可以认定杨某与胡某之间存在劳务关系,胡某在为杨某提供劳务过程中受伤,故杨某应对胡某在务工过程中受伤所产生的合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,但应当说明,胡某在务工过程中对其人身安全亦应具有谨慎注意的义务,故胡某对自身损伤亦应负有次要责任。依据杨某、胡某的过错程度,认定杨某承担60%的民事责任,胡某承担40%的民事责任。对于原告所主张的各项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,法院予以支持,具体数额由法院结合本案现有证据予以酌定,关于后续治疗费,因有医院的诊断证明预估费用,且为了减少诉累,本院对于原告要求的后续治疗费予以支持;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每天100元的标准计算13天;交通费由本院根据其就诊次数予以酌定;被抚养人生活费应并入伤残赔偿金一并计算,具体数额由本院核定;误工费本院按照每天100元的标准计算,误工期根据其伤情和鉴定报告确定为150天;护理费按照每天120元的标准90天;营养费按照每天30元的标准计算90天;精神损失费根据原告伤情和双方过错予以确定。庭审中,原告自认杨某已给付其60206.71元,对此,法院在核对赔偿数额时予以扣除。综上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十六条、第二十六条、第三十五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一、被告杨某赔偿原告胡某各项损失共计135687.68元,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执行清;

二、驳回原告胡某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
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,应当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,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

案件受理费3150元,由原告胡某负担1150元(已交纳);由被告杨某负担2000元,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交纳。

如不服本判决,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,向本院递交上诉状,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,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,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。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,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。

审判员 井 龙

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

书记员 曹璐萍

 


注:以上内容由李天博律师提供,若您案情紧急,法律快车建议您致电李天博律师咨询。
服务地区:北京 - 北京
手机:132-6129-1815(接听时间:8:00-21:00)
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:在线短信咨询